创业在路上:屌丝CEO变老板

  • A+

2008年,在360的办公室签署完一份18个月竞业禁止协议后被离开的傅盛,可能没想到会在十年后,他作为猎豹CEO站在台上侃侃而谈:“创业八年,行业都消失了,而我们还在增长”。

《东方企业家》曾评价道,“傅盛完成了一次重生之路,从屌丝CEO变成靠谱老板。”那么小镇出身的他如何成为CEO成为老板的呢?又为什么要“重生”呢?

01小镇青年不小镇的IT梦

傅盛出身于江西景德镇的一个普通职工家庭,高考时自己选了离家很远的中国煤炭经济学院(现山东工商学院),读的专业是信息管理与信息传统专业。

在大学里傅盛便表现出对计算机浓厚的兴趣:他成立了一个叫“电脑技术协会”的社团。想要加入社团的同学,必须要通过考试,由此社团里聚集了一批真正懂技术的人,后来这个协会成为学校唯一的省级优秀学生社团。

傅盛是个优秀的学生,在校期间拿过各种荣誉,毕业时学校想要让他留校任教,但是傅盛拒绝了。

因为他有一个改变世界的梦想,于是他来到了北京。

02“离开360时,它只给了我一块钱”

2003年,傅盛到3721公司做产品经理。据他后来回忆道,“那个时候连产品经理是干嘛的都不知道,但很幸运地我成为了互联网第一代产品经理,能用互联网获取了当时很多优秀的人都获取不到的认知。”

除了提升认知外,他还遇见了改变他命运的周鸿祎。两年后,周鸿祎成立了奇虎公司,邀请傅盛一起创业

自傅盛加入奇虎之后,率领其他三人,组成团队开发了360安全卫士产品。短短的几年时间,傅盛成长飞快,从一个产品经理晋升到了360安全卫士事业部总经理,并被业界称之为“360之父”。

然而,在2008年周傅二人决裂,最后以傅盛签署了一份18个月的竞业协议,惨淡离开了奇虎为结束。

至于决裂的原因,有人说傅盛“功高盖主”:虽说是周鸿祎创办的奇虎,但当时的分工是周鸿祎去开发搜索业务,傅盛去开发360。没想到360火起来了,而搜索没有达到预期效果。于是在内部员工中傅盛的呼声很高,周鸿祎觉得深受威胁,不除不快。还有一种说法是傅盛“目中无人”:不用周鸿祎招来的人,不听周鸿祎指挥,挑战周鸿祎的权威等。

回头看两人共同创业扶持多年,没想到结果竟弄到撕破脸的境地:傅盛离开奇虎后,还控诉道“公司偷偷地往我的账户打了一块钱,把我的所有股份强制回收,还告我剽窃产权,吃里扒外”。如果按照当时奇虎的市价换算,傅手中的股票约为两千万。

“凡杀不死我的,必使我强大。”

作为“中国做客户端的三大高手之一”的傅盛,就此脱离他人,开始点亮自己的梦想,正式自主创业了。

03创业八年,行业都消失了,我们还在增长

2009年,傅盛成立了可牛影像。并在竞业禁止协议期满后,可牛由图像处理转做安全领域。在傅盛从360离职的21个月后,可牛推出完全免费的可牛杀毒。

在2010年,金山安全与可牛的合并,傅盛出任新公司CEO。这之后傅盛开始开发金山毒霸和金山卫士,准备和360一决高下。

2011年,金山毒霸2012(猎豹)正式版发布。到了2012年,金山毒霸日活跃接近5000万,月覆盖1.2亿用户。同年猎豹浏览器正式版发布,当天用户下载安装量达到30万,一举进入百度风云榜的TOP10。

同年,微信用户突破1亿,移动互联网兴起。此时傅盛遇到一个难题:国内市场里PC端有360独大,移动端有360和腾讯,猎豹的增长空间有限。

于是傅盛去美国开发市场,他看到全球互联网的工具做得都不怎么样。于是发现有海外市场的机会,全力以赴去做海外的互联网业务。后来在猎豹上市的时候,70%的用户来自于海外。

2014年3月,金山网络更名猎豹移动,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。

目前,猎豹年收入达50亿人民币,账面现金达40亿人民币,每年盈利数亿的规模。

去年傅盛在发布给内部员工的信里提到:“离这个行业很远的人,总是喜欢用不够专注来批评我们,但是谁又能知道,如果不是我们不断勇于尝试,我们又怎么能从创业的累累白骨,从已经消失的杀毒软件行业中走出来,越挫越勇,越战越强呢?这个行业都消失了,我们还在保持增长!”

04下一个机遇

在刚过去的极客公园大会上,傅盛将他们上市形容为是“幸运”,直言正好赶上好机遇而已。

而那时候站在敲钟台上的他已在思索着猎豹下一个机遇点。毕竟时代不断地在发展,企业如何把握住时代机遇才是至关重要的。

从前几年布局信息流、直播、短视频等内容产品,再到 2017 年以来,猎豹涉足机器人、智能音箱等新业务,看起来不想错过任何机会。坦诚道,在经历了PC和移动的浪潮后,猎豹开始把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领域,作为接下来的战略核心。

“一家公司盈利是最终的结果,但还可以做一些突破性的业务。因为如果你把这家公司有希望做到 10 年、20 年、30 年的时候,一定不是以当前的盈利状态来决定你未来的 10 年。而是你要冒风险去尝试做的新机遇,假如折腾失败了,大家只会说这是个瞎折腾的 CEO。但是如果有一次真的把下一个浪潮抓住了,它可能会从一家还不错的公司变成一家领导性的厂商。

我觉得所有公司都像鲤鱼跳龙门一样,可能少部分才能跳上去,但是如果你不跳就是在这个小的环境里。“
摘自:程序人生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云服务器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